瑭瑭上幼儿园的不定期记录(三)——他被欺负了

宝宝捂脸

瑭瑭第一天上幼儿园回家后就告诉我有小朋友打他。最担心的问题终于来了,没想到来得还那么快。

之前也知道上幼儿园可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,但一直没想出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,直到问题已经摆在我的面前,我也不清楚到底要怎么处理才算妥帖。当瑭瑭第一次对我说有小朋友打他的时候,我问他还喜欢上幼儿园吗?他说喜欢。

我不确定瑭瑭说的打是否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打,因为这么小的孩子在一起难免会有相互碰撞的时候。也不确定瑭瑭是否有无意识侵犯到别人的行为,而带来了被打的结果,因为刚进入集体生活,小孩子都需要一个学习和适应的过程。

我让瑭瑭大概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,虽然4岁的孩子还无法将一件事情客观准确的讲述出来,但让他自己说一说这件事情,也是一种释放不良情绪的方法吧。

因为幼儿园每天都会把当天的在园生活拍成照片发布出来,我让瑭瑭在照片上指出是谁打了他。就这样,一周上了五天学,瑭瑭每天回来都说有小朋友打他,我每天都让他在照片上指,慢慢的,事情有了点头绪。

瑭瑭对打人的孩子正面没有印象,因为让他看小朋友的正面照时,他都认不出来。但他只对背面和侧面有印象,连续看了五天的照片,他每天指的小孩的着装都不同,并且有的是背面照,有的是侧面照,但刚好都是同一个人。那么确实有某一个小孩打他的可能性是有的。于是我问他,需要妈妈做点什么呢?他说希望我跟老师说一说。我答应了他,并且也让他亲眼看到我确实就这件事在和老师沟通。其实,即使是到了这个时候,我也不太清楚这件事要怎么处理才会有良好的效果。但至少在他的面前,我明确的传达出妈妈会尽力帮助他,让他更有安全感的去成长和认识这个真实的世界。

同老师沟通后,好了几天就又开始了,后来脸上还挂了几次彩,跟校长沟通无果,继续再说就把责任全推到我家孩子身上,校长还说要让孩子们自己决定他们这个群体的关系次序。

后来,我告诉瑭瑭再有人打他就打回去,他有权保卫自己。第二天瑭瑭这么做了,结果是打人的孩子打人的时候老师没管,瑭瑭回击了却被老师制止了,并说打人是不对的。虽然老师只是暂停了一次幼儿园里小朋友的争斗,但瑭瑭是性格善良平和的孩子,从不出手打人。当他人生第一次鼓起勇气试图保卫自己时,却被老师以不公平的方式处理了。我心里隐隐觉得,他可能不敢再还手了。

果不其然,后来几天我问他,他说打人是不对的。但欺负并没有停止,瑭瑭也感觉到了我对此事的关注,他知道我希望他回击,可又惧怕老师对此的看法,结果导致他撒谎了,告诉我他回击了,而事实却是没有。此时我知道,不能再强调这一点了,我告诉他,如果有小朋友再欺负你,给妈妈说,没有还手也没关系,妈妈知道我们是不习惯打人的人。但你每次都要告诉妈妈,妈妈获得了更多的信息,才能更快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。

后来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了,瑭瑭脸上又被划花,甚至从家里拿去配合上课的布偶玩具也有损坏。瑭瑭放学看到我第一件事就说他的玩具坏了,委屈的流着眼泪。当天晚上我从瑭瑭那里了解了事情的大体情况。那天是幼儿园要求每个小朋友从家里带布偶娃娃去幼儿园的,可是和瑭瑭同桌的一个同学忘记带了,结果就发生了抢夺和撕扯,并且撕扯中又加入了别的小朋友进来。在这个过程中瑭瑭努力保护自己的玩具,并且脸上受了伤,布偶也弄坏了。本来我还觉得这种情况下,小孩伸手抢夺别人手里的玩具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常发生的事,我只需要教育自己的孩子如何面对便可。但当天晚上老师发布的照片和配的一段文字却若有所指,并且首先抢夺玩具的那个孩子的家长还在文章下做了相应的回复。也就是事件相关的人都了解事件,而我们这种纯属受害方全被隐瞒,并且还被动的接受着过错方倒打一耙,采用诋毁的方式来掩盖真相,这是让我感到真正可怕的地方。

第二天,我打电话向老师了解情况,基本了解不到实情。第三天校长找我谈话,好吧,把我归为焦虑型父母,然后说我不信任他。我孩子脸上都挂了几次彩,最后连玩具都被人抢坏了,我对此事一直保持关注,我就成焦虑型了?那么急着就对事和人盖棺定论,不知道谁才焦虑?焦虑什么?

好吧,我觉得就此事来说,有焦虑感的人肯定不是我。并且孩子也应该被赋予信任和尊重,我的孩子描述的事情和校方所说差异太大。通过这件事,我们也大概了解了校方在面对这类问题上的态度,但仅凭此就有一定论,可能还早了点。

那件事过后没多久,学校开了家长会。结果在家长提问的环节里,一位妈妈请教了校长一个问题。这位妈妈的孩子在前几天告诉她,他在学校里欺负了一个小朋友(孩子自己都定义为欺负了),他感到很开心。这位妈妈对此感到担忧,她不希望他的孩子成为欺负人的人,更不希望孩子从中感到快乐,她觉得这个问题需要被重视,但却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,于是在家长会上请教校长。

校长当时愣了一下,然后给出了答案,他说让孩子们自己建立秩序,不用管。我就呵呵了,孩子有霸凌行为都不用教导的,建立秩序的方法是为所欲为。而这个妈妈的孩子,就是那天后来参与进来一起抢瑭瑭玩具的小朋友。因为事发后,我让瑭瑭在照片上指了哪些小朋友参与了抢夺。首先发起抢夺的那个孩子的妈妈是幼儿园家委会会长。我想,事情的前因后果大概也能有个头绪了。

开了家长会以后,已临近期末,并且那段时间的空气质量一直都特别差,我就没再让瑭瑭去上幼儿园了。

做为一名全职妈妈,当遇到孩子在学校被欺负的情况时,并不会特别被动。因为至少我还可以将孩子接回家,而不用担心孩子无人照顾。我还可以思考,而不是被事件或状况推着盲目前行。

我想说的是,如果我们的孩子不幸在学校被欺负了,我们首先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要在孩子面前表现出你对此事的担心与愤怒。因为当孩子面对你的这些负面情绪时,他可能会认为是因为自己的问题才让你这样情绪不佳的。我们都知道,孩子没有错。

孩子被欺负有时候是无法避免的,它可能发生在任何一种群体里。如果不幸的事已经发生了,我们首先要做的是,如何尽快让伤害降到最低。可能和学校无休止的沟通或争论并不是唯一和最好的解决办法。因为学校处理事件的态度与方法背后都有自己的原因驱使着。比如学校需要管理,让一切井然有序。他们最重要的目的是让事件平息,而不是给对错双方最公正的审判。所以,用什么态度和方法能让事件尽快平息才是他们的行动标准。所以,有时候惩罚霸凌的一方并不能达到效果,而且难度会较高。但如果让被欺负的人不再发声,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,而且通常这种方法最省事。很遗憾,现实中你的孩子可能刚好处在不利的位置上。

当遇到这样的情况时,父母当然不能坐视不管,即使不知道该怎么管,也不能毫无行动。至少我们可以安慰我们的孩子,让他知道,我们知道他遇到了不开心的事,知道他感到受伤了,我们可以表示同情。至少这会让孩子觉得,不管外面的人怎么对待他,但家人始终是接纳他的,他不是孤立的。

千万不要责备孩子,或负面评价孩子,这样孩子就不会再给你讲他遇到的不好的事情了,但事实是伤害可能一直在延续。不要等到一切都难以挽回的时候再来问责,那样孩子受到的伤害是最大的。

也不要跟老师或学校发生激烈冲突。能沟通尽量沟通,沟通无果也没必要动怒,因为愤怒解决不了问题。特别是当你的孩子还留在原来的学校里时,可能他会在学校独自承受因你之前的愤怒而带来的不良后果。纯粹的坏人还是少的,大部分人都在善恶两边游走。谁都不喜欢因为某一件事而被贴上恶人的标签。我们的重点是保护孩子,而不是成年人之间的输赢争斗。如果斗能带给孩子正面的教育意义,那就别怕,勇敢为孩子的权益而战斗。如果斗只是怒气的释放,那就停下来,等内心平静后再面对。

不要害怕自己和孩子变得与众不同。如果孩子需要,可以考虑暂时让孩子离开学校、离开人群,等孩子内心得到修复后再进入群体也无妨。这样的孩子尤其需要父母更多的耐心。

如何维护孩子的正义,如何让伤害降到最低,如何让孩子勇敢智慧的面对世界的阴暗面,如何让孩子依然相信美好,这是每个妈妈要修的最难课程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不逃避,勇敢面对才是一切美好的开始。

感谢孩子,也感谢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