瑭瑭上幼儿园的不定期记录(四)—— 国外妈妈怎么处理孩子在学校被欺负

国外妈妈怎么处理孩子被欺负

校园霸凌是很多家长都关心和担心的问题,如果我们知道孩子在学校被欺负,我们应该做些什么?

我们很难知道怎么做才是对这种事最好的反应。妈妈圈里也经常有关于这类问题的讨论,但很难得出定论。校园霸凌是全世界妈妈都关心的问题,国外的妈妈们也经常就这一问题在网络上发起讨论,我们可以看看国外的妈妈们是怎么处理的:

网名Annamarie Marietta说:

我的儿子已经被欺负多年了。今年(7年级),在学校发现他的痛苦前,他已经被欺压了3个星期。他第一天回到家里就充满恐惧,因为校园恶霸即使在第一天也不会休息的。他的自尊心正被摧毁,他被打败了,他开始相信那些恶霸对他说的话。我终于受够了。我告诉他,直逼他们的脸,如果他们不退缩,打他们。无论你做什么,你都不能退缩,凝视他们。他更担心老师会如何看待他为了自己而坚持战斗这一做法。我告诉他,Ryan,我期望明天校长给我打电话。当你终于坚持自己,我带你出去吃牛排晚餐。第二天,我接到了电话,于是我们出去吃了牛排。从那以后,他变成了一个不同的孩子,他总是微笑,充满自尊,并且不再害怕直逼恶霸的脸。他甚至还结识了另一个被欺负的孩子,他告诉那男孩去和父母、老师、校长都谈谈。告诉其他人,并让他知道,他会帮那男孩。我知道有些人会说暴力不是答案,但我已试过去和校长及恶霸的父母谈话,但这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。恶霸会让其他的孩子参与到他们的肮脏行为里。学校只是把那些孩子召唤过去并指出谁在控诉,然后这就只是一个被告状的故事和哭泣的宝宝,就像他们已经处理过的其他事情一样。学校知道他们无法阻止这一切开始,但他们会让这件事结束,并告诉那些孩子别再违反。

网名Connie Seidler说:

请传递它,当我读到这条简讯,并对它所包含的能量印象深刻,我立刻与我的女儿分享了它,这是个非常好的例子可与更多人分享:

纽约的一名教师正在课堂上讲解关于欺凌的事情,并给孩子们做了演示。她让孩子们拿一张纸,并让孩子们对纸进行挤压、踩踏等损害行为,但不能撕开纸。然后让孩子们把纸展开、弄平,看看纸变得有多么的肮脏。然后她让孩子们对纸说我们很抱歉。现在,即使他们对纸说了抱歉,并试图修复纸,她指出了孩子们在纸上留下的所有伤痕,这些伤痕永远都不会消失,无论他们做多少努力去试图解决它。

这就是一个孩子欺凌另一个孩子所发生的一切。

网名Danielle Harris说:

这可能不是一些人想听到的,但是我处理过我的两个孩子被欺负的事件。我的丈夫和我有一个19岁的儿子和11岁的女儿。

在我的儿子5岁那年,有一天他下了校车就开始哭泣。我问他发生了什么,他告诉我邻居家的孩子在校车上打他的肚子,而校车司机根本没管。我们是不采用任何暴力方式的人,但我告诉儿子,“我不想发现你已经开始打架或者针对某个人,但是如果有人在某种程度上对你造成伤害,你有权力保卫自己“。好吧,紧接着第二天那男孩又打他了。我的儿子把他拖了出来,在他的鼻子上弹了一下,就这样结束了!据我所知,那男孩再也没有打扰过我的孩子,在学校里我儿子也没有遇到过别的问题。我发现非常可怕的是,当我的儿子上高中时,他们被聚集在一起,并被告知如果有人在学校攻击他们,他们就倒在地上,蜷缩着像胎儿的姿势躺在那里,直到援助到达。如果他们不遵守这项规定,他们将被逮捕并且带到监狱,即使他们不是战斗的发起者。我说,这正是孩子为什么被欺负的原因!如果一个欺负者发现被欺负的孩子不会保护自己,他们永远不会停止欺负行为。不用说,我告诉我的孩子,我宁愿到警察局去接他,而不是在医院病床上看他。因为当他躺在地上等待援助时,有些孩子会踢他的头部和脊柱。我儿子从来没在学校里打过架。

另一个是我的女儿,在她8岁时在校车上被三个女孩欺负。我试图让她自己处理这种情况,让她去告诉校车司机给她换位子。校车司机拒绝了,并告诉她只有学校才可以在校车上改变她的位置。所以,然后我告诉她去跟校长说换位置的事,但并没有告诉她接下来具体会发生什么,因为我知道如果女孩面对学校将会面对什么(这么做是为了让我女儿试着自己解决问题)。然后,学校告诉我女儿,就校车移位这件事上他们必须要和我谈话。无论如何,我打电话到学校,他们坚持要那几个女孩的名字。我感到厌恶,不幸的是,我的担心成了现实,那些女孩后来去折磨我的女儿有10次。我不能说为什么学校要坚定的知道那些女孩的名字。我的意思是,就算出于善良,他们只需要将我女儿的位置变一下,这一切就可以结束。相反,因为那些女孩遇到了麻烦,至少其中有一个人折磨了我女儿更多次。最后,我告诉我女儿离她们尽可能的远。

通常在这种情况下,我相信孩子们害怕与欺负者对话,因为他们害怕陷入更多的麻烦。当我到学校时,校方会问学生和工作人员,试图确定到底是谁造成的问题。现在,他们根本不在乎是谁开始做了什么,他们只是让两个孩子暂停打斗。我不知道面对欺负,除了告诉你的孩子有权为自己斗争外,还有没有别的简单的解决方案。

网名Senae Smith说:

在我还是孩童时期也被欺负过,我没有告诉父母,因为我觉得很尴尬。我讨厌学校,并为不得不忍受这一切而感到恶心。我恳求我的父母在家教我,但他们都是全职工作,这样做不切实际。如果你的孩子在学校被欺负,如果有能力的话,我会建议你在家教孩子。在上学的这些年,我一直在与抑郁作战。我们每天所接触的社会氛围是如此不健康。我曾经伸出手去寻求帮助,我们学校的校长和官员却拒绝参与,几天后我被攻击,但我有还击。这只是一个实例,有男孩威胁要在公共汽车上强奸我,他们会对我的头发吐唾沫,在我的东西上粘口香糖。如果你的孩子向你寻求帮助,尽你所能的去帮助他,哪怕这意味着要带他离开学校和考虑其他的教育方式。现在,我在家教我的女儿,以后我也会在家教我的儿子,我儿子现在还没到上学的年龄。我们与其它家庭合作课程。我们每周有几天会和其它家庭学校的朋友会面,以及参加主日学校、教堂、AWANA,郊外旅行,参加体育活动等等。因此,我的孩子有很多时间和别的孩子相处,虽然欺凌仍然有可能发生,但我觉得我处在比送她去学校更好的位置上。我可以直接去找别的妈妈,如果有必要我也能容易的改变我女儿的班级,而无需与学校董事会打交道。每个课程或活动最多不会超过两个小时,大家都不会把主要时间花在不认识的人身上,并且班级的规模也是容易控制的,不像大多数公立学校那样。

网名Heather Hladilek说(正在妈妈们在网络上讨论的时候,一个人发了这样的求助,这应该是一个孩子的话。):

嗨,我的名字是grace,我被欺负了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。我告诉我的父母,但他们没能做任何事,我告诉老师,他们也什么都没做。我需要帮助,但没有人能帮我。我有想要自杀的感觉。我有四个朋友Emily D、Sage H、Lily F、Baily G,但是Sage和Emily不想成为我的朋友,他们和恶霸Scarlett W、 Emily K 在一起。但是我知道自杀不是答案,那样就意味着要离开我的妈妈、爸爸、Tyler 、Trinity和每一个爱我和我爱的人。我需要帮助,任何人都可以。我是哭着写下这些的,我不会说谎我发誓。我真的希望有人来帮我,我现在不说,就没有办法了。

看了国外妈妈的讨论,我想到那次瑭瑭在幼儿园第一次鼓起勇气回击欺负他的小孩,却被老师制止的事。若是放到现在,我会坚持鼓励他为捍卫自己而战,并承诺如果他做到了,就请他吃冰激淋大餐。

冰激凌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*标注